您好,贵州中黔金科产业投资有限企业欢迎您!

支撑实体经济 防控金融风险:监管、金融机构、企业怎么说?

发布时间:2017-03-06 09:41 | 点击率:

3月5日上午,国务院总理李总理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上做2017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(下称《报告》),其中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工作仍是市场关注的重点。今年的金融改革重心放在了支撑实体经济,防止脱实向虚。与往年不同的是,今年的改革更加强调防控金融风险。李总理指出,当前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,但对不良资产、债券违约、影子银行、互联网金融等积累的风险要高度警惕。

当日下午,第一财经记者在政协经济组驻地了解到,这一项改革布局引发了来自监管、金融机构以及企业界政协委员们的激烈讨论。

3月5日下午,政协经济组第36组在讨论

央行副行长易纲在3月5日下午政协小组讨论会后表示,今年金融监管的方向主要还是支撑实体经济,第二个是防范金融风险。他并称,除了李总理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几项金融风险,还有一些表外业务,都是央行应该关注的,央行有信心控制好这些风险。

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北京银行原董事长闫冰竹在政协经济组的发言中表示,政府工作报告这次提出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,对小微企业而言是一个福音,其中,中小银行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。

作为企业家代表,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解决资金脱实向虚,除了银行自身的一些革新,大企业也可以在这方面做出贡献。

支撑实体经济 防止脱实向虚

《报告》中强调,抓好金融体制改革。促进金融机构突出主业、下沉重心,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,防止脱实向虚。

其中一项重要的举措是,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,国有大银行要率先做到,实行差别化考核评价办法和支撑政策,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问题。

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党委书记、行长白鹤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之所以提出这一条,目的是希翼资金能够支撑基层,尤其是县域以下的“三农”、小微企业。

“大银行现在县域的分支机构有‘抽水机效应’,资金拿到大城市投放,对基层的金融支撑相对就没有了,如果做普惠金融,大型金融机构通过在县域设立分支机构或者事业部,就可以把吸取的钱放给当地。”白鹤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。

他称,这在国外有非常成熟的做法,美国就有《社区再投资法案》,规定县域以下吸取的资金,要有一定的比例投入到当地。

不过,白鹤祥也称,这对大银行来说存在一个收益和成本核算问题,但是,国有大银行有这一社会责任。

闫冰竹在经济组的发言中表示,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,中小银行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。“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,应充分激发金融体系竞争活力,扩大金融服务有效供给。”闫冰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在金融领域中,总体的金融供给仍然不足。

“我在调研中发现,很多区域只有存款、没有贷款,金融的微循环不畅,有效供给不足,金融资源的配置存在结构性问题。”他称,破解这个问题,需要更加重视和充分发挥中小银行的作用,通过“鲶鱼效应”,激发竞争活力,更好地适应和引导金融需求。比如,河北蠡县农信社的改制重组,推动了“金融活水进万家”。

杨元庆也是参与经济组第36组讨论的成员之一,3月5日下午,他在会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解决资金脱实向虚,除了银行自身的一些革新,大企业也可以在这方面做出贡献。比如说,中小企业拿到贷款比较困难,但是很多中小企业都是大企业的上下游企业,“大家跟这些企业有长期做生意的记录,这些数据都可以作为银行对这些中小企业征信的依据。”他称。

杨元庆还表示,甚至可以尝试在大企业发展供应链或者上下游的金融。“利用大型企业对这些中小企业更加了解的优势,来把资金用到真正的实体经济里去。”杨元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。

把防金融风险置于首位

3月5日下午,政协经济组第36组在讨论

值得关注的是,今年的《报告》更加强调风险:当前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,但对不良资产、债券违约、影子银行、互联网金融等积累的风险要高度警惕。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,有序化解处置突出风险点,整顿规范金融秩序,筑牢金融风险“防火墙”。

李总理表示:”我国经济基本面好,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、拨备覆盖率比较高,可动用的工具和手段多。对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的底线,大家有信心和底气、有能力和办法。“

闫冰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上述影子银行、互联网金融等蕴藏的金融风险确实不容忽视,包括资本市场的问题,这些都属于虚拟经济,使得实体经济获得资金困难,现在很多企业都开始玩金融,这从国家层面上,确实应该高度重视。

实际上,从去年7月以来,我国的宏观调控重心就已经侧重于防范金融风险、抑制资产泡沫,把防控金融风险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。

《报告》中也对防风险的大背景给出了货币政策的总基调: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。

今年,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余额预期增长均为12%左右,比去年的13%进一步下调。白鹤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:“这很正常,整个社会都在去杠杆。”

《报告》还指出,要综合运用货币政策工具,维护流动性极本稳定,合理引导市场利率水平,疏通传导机制,促进金融资源更多流向实体经济,特别是支撑“三农”和小微企业。

不过,今年6.5%的经济增速目标并不低。白鹤祥对第一财经记者称,信贷增速的收缩并不会制约实体经济的增速,因为去杠杆的对象就是“僵尸”企业、过剩产能,如果停止这一块的贷款,放到其他行业和企业上,反而会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。

闫冰竹对防控风险提出如下建议:第一,在宏观层面,积极参与全球经济金融治理,构筑各国政策协调的国际经济金融新秩序。增强各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性,进一步放大我国“金融稳定器”作用,构建新型全球经济稳定机制,形成全球金融安全网,更好防范全球金融风险,不断优化世界经济金融秩序和全球经济金融生态环境。

第二,在监管层面,坚持宏微观审慎并重原则,提升风险监管能力。微观审慎监管关注的是单个金融机构,宏观审慎监管关注的是金融体系及其与实体经济的关联度。要完善纵向和横向联动监管机制,进一步建立健全信息共享和监管协调联动机制,制定协同监管应急预案,提升风险监管能力。

第三,在市场层面,构建多元化、市场化的金融体系,缓解“三期叠加”金融风险隐患。“十三五”规划将“完善金融机构和市场体系”,作为金融体制改革的首要内容。实践证明,大力发展中小银行,有助于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问题,激发创新创业活力,通过“鲶鱼效应”,激发金融市场活力,这有助于降低金融企业客户集中度和风险隐患。

第四,在微观层面,推动金融企业持续完善企业治理,全面强化风险管理。进一步深化金融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,坚持对资本监管、让市场选人,完善企业治理机制,强化风险治理能力。通过“轻资本”、“轻资产”等战略,加快经营转型,消除周期性和结构性风险隐患;通过树立全面风险管理意识,完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,积极引入或自主开发新型风险计量工具、模型和平台,多渠道化解处置存量不良资产,实现金融企业持续健康发展。